猪肉价格为何大涨?为什么吃不起猪肉?二师兄”的肉可能比师父的还贵

最近两个月,“二师兄”的肉可能比师父的还贵。
猪肉价格为何大涨?为什么吃不起猪肉?
 
根据新闻报道,8月的第二周,猪肉价格同比上涨了46.8%,部分地区出厂价格就达到32.61元/每公斤高位生猪存栏量却同比下降32%,创下2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中央和地方政府,已纷纷行动起来。8月30日,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召开了全国稳定生猪生产和猪肉保供稳价电视电话会议,要求采取切实措施解决群众吃肉问题。
 
可以说,这次猪价波动,直接原因和非洲猪瘟影响有关,但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更为复杂,它涉及到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环保、土地等综合因素。
 
纵观全局,石马叔叔试图通过一个专业养猪村的兴衰来了解目前猪肉市场的波动。
从2004年到2014年的十年间,村里的村民几乎每户都养猪,从几十头到几十万头不等。

这种大规模的家庭农业实际上告别了传统的自由农场,但它与资本经营的农场有本质的不同。

有研究表明,进入21世纪后,中国农业管理领域掀起了农业生产经营模式的变革。这不仅体现了种植业大规模经营的趋势,也在养殖业中脱颖而出。

例如,在道叔叔曾经去过的四川另一个养猪大县,2003年及之前,小规模农场生产的比例是100%,该县没有一个农场超过50头。到2015年,该县的大规模农业已占63%,小规模农业仅占37%。

这个过程与a村养猪的变化相适应。2004年以前,a村的农民也养猪,但每年养猪的数量在1到2头之间。养猪市场化程度不高。农民在村里自给自足,具有明显的小农经济特征。

然而,过去十年的大规模家庭农业实际上是一种高度市场化的农业方法。
首先,它需要更高的资本投资。就固定资产投资而言,200个存量农场需要投资约3万元。一头母猪也需要投入1000元。

其次,它要求更高的技术要求。达到一定的猪存栏量后,需要积累一定的防疫、饲料、仔猪、母猪等养殖技术经验。
第三,市场网络相对发达。家庭需要一个发达的本地经纪人网络来与大市场联系。客观地说,一个地方越多,经纪人网络就越发达。

变化

a村养猪模式的转变不是小农经济内部发展的结果,而是有明确的政府定位。
早在20世纪90年代,邻乡甲村就在县政府的支持下发展了养猪事业。该镇也已成为著名的专业养猪乡镇,向长江三角洲的主要城市供应猪。

自2004年以来,县信用社出台了农户小额信贷优惠政策,每个农户可贷款3万至5万元,为a村养猪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支持。

然而,在实践中,高度市场化的家族规模经营也意味着高市场风险。事后,a村的农民总结了养猪的市场规律:三年,一个周期,一年赚,一年赔,一年平。

总的来说,养猪的利润相对稳定。只要你努力工作,有足够的资本和耐心,你或多或少可以赚到钱。然而,总有一些农民因为运气不好或资金不足而在亏损的年份无法生存,有些农民只能因为养猪场的关闭而外出工作。

看看a村的养猪业,它的产业链不长,但工业利润的分配也能揭示它的秘密。

在A村的养猪链中,上游是饲料供应商。镇上有几家大型饲料加工厂,村里有一家。中游是大量的农民。下游是几个经纪人和小中间商。

一般来说,上游和下游都是稳定的,但都需要有相对较强的资本投资,因为饲料供应商需要向农民预付饲料钱,潜规则是上市后还钱。而中间商可能面临下游老板违约甚至撤资的风险。

大岛叔叔估计,在A村以市场为导向的十年养猪过程中,饲料商店的老板和几个中间人平均每人赚了2300万元。而普通农民,挣钱、补偿和勉强维持,各占三分之一。

每当生猪价格暴跌,一些实力不足的农民就会被淘汰。然而,生猪价格的每一次大幅上涨也会增加那些有计划的农民的信心。
客观地说,留在村子里直到最后的农民被视为“骨干农民”。这些农民利用养猪收入在镇上建造了数十万栋建筑。

政策

根据石马叔叔的调查,猪作为一种大型农产品,其市场总体上相对稳定,国家监管一直到位。几年来,A村的农民也收到了50元/母猪的补贴,但有经验的农民都说这种补贴政策是不可取的。

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补贴政策出台时,正好是在人口少的时候,但是当猪的价格非常高的时候,养猪的农民当然可以赚到钱。目前的补贴对农民来说意义不大,但它无疑意味着鼓励农民扩大生产,这肯定会导致下一个周期的生猪价格大幅下跌。
从2014年开始,国家环保政策开始收紧,A县也适时出台政策,缩小农业规模,淘汰家庭农业。具体而言,通过环境保护、土地和拆除猪舍的补偿等综合政策杠杆,从农场返回的农民被迫退休。

客观地说,a村养猪确实造成了生态污染。A村原本是一片风景如画的土地,但养猪发展后,人们不敢入河,更别说喝水了。此外,许多猪舍建在良好的农田上,可以根据农业和土地法律法规进行管理。

此外,正是由于近年来生猪价格低廉,一些农民无意种猪。此外,政府政策鼓励许多村民发展林下经济,种植林芝、西番莲和金线莲。尽管转移效果不佳,但a村在2017年变成了无猪村。

受2018年非洲猪瘟的影响,猪的价格很低,许多农民哀叹及时清理围栏是幸运的,否则许多农民会损失他们的钱。现在猪的价格再次飙升。我不知道村里的村民是怎么叹口气的。

形状
A村养猪的简史似乎很简单,但它可以很好地解释一个事实:中国的养猪业实际上是国家和市场双重塑造的结果。

所谓成功也是萧何,败也是萧何。事实上,许多地方政府开了一个“强迫人民致富”的玩笑,坚持要求农民生产和管理某些农产品。结果,政府将失去它鼓励生产的一切。

甲村的农民可能很幸运。虽然很难说养猪业成功了,但它不是失败。多年来,“增加农民收入”不再是“三农”政策的重点。由于环境保护和菜篮子工程的双重原因,政府倾向于放弃家庭规模的农业,而是鼓励和支持大型养猪场。

2007年,国家开始通过一系列政策推动畜牧业从传统向现代转型。转型的方向是“标准化”、“专业化”和“规模化”。它还通过“全国生猪大县转移”和“生猪标准化养殖小区”等项目得到推广。

在政府补贴的刺激下,10,000个养猪场和1,000个养猪场继续出现。农民的散养正在进一步消失,农民规模经营也面临一系列挑战。许多经济发达地区都明确划定了禁渔区和禁渔区,在这种政策背景下,a村的养猪业出现了衰退。

当然,具有明显灰色本质的养猪业早已被排除在外。例如,大多数郊区村庄都养猪。一些移民从村民那里租用闲置土地建造养猪场,养猪场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

首先,猪食可以在当地获得,从餐饮业收集猪食,从而大大节约成本。第二,市场上的猪也可以很方便地进入市场,这减少了一些中间商的利润佣金。多年来,郊区村庄的养猪业也因环境原因而关闭。

2010年8月26日,在俄罗斯罗斯托夫,工人们宰杀了患有非洲猪瘟的病猪,并将它们堆在一起焚烧(来源:中国视觉)
复杂的

2018年非洲猪瘟对猪肉市场影响如此之大,在很大程度上,这一意想不到的市场因素已经传递给了地方政府,为许多地方政府实施禁止养猪的政策提供了机会。

刀叔还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县调查了非洲猪瘟的预防和控制。该县是一个农业大县,具有一定规模的水产养殖和水果产业,两者之间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循环农业意义。

然而,2018年非洲猪瘟形势严峻,疫情发生在几个周边县,但不在这个县,该县已成为一个“孤岛”。为了确保安全,全县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严格防范。

经过几个月的坚持,人们发现农民的数量正在下降,而防治费用仍然很高。县政府计算出防治支出足以补贴农民退休。
关键是,在悲观的市场预期下,农民也难以坚持,他们都希望政府“干预”。因此,到2019年初,该县决定退出养猪业,并宣布解除对非洲猪瘟的防控。
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快乐的选择。然而,部分理性往往导致整体非理性。根据大岛的观察,地方政府对养猪业的市场效应并不完全取决于其是否支持或抑制养猪业的理性决定。

根据行业估计,猪肉的高价格将持续一段时间。毕竟,猪不同于鸡和鸭,需要至少6个月的生长周期。
然而,那些认为猪肉太贵而不能吃的人很担心。除了冷冻猪肉的中央储备,巴西、欧盟、澳大利亚和其他主要猪肉生产商都在盯着中国市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汇美优普-热门搜索话题榜 » 猪肉价格为何大涨?为什么吃不起猪肉?二师兄”的肉可能比师父的还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