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水货疫苗专坑内地人 香港部分诊所疫苗引入量和接种量不符 香港九价HPV水货疫苗事件调查取得新进展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大公报记者上月目睹一名医生以“闪电手”撕包装,为客人接种水货HPV九价疫苗,短短一小时内已有十多名客人等待接种,诊所只收现金或由中介先行收费,一天生意额估计高达二十万元。诊所运作十分神秘,门口广告牌以医学美容中心遮掩,且只接待内地游客,只能通过中介预约接种疫苗。经记者追查发现,这名医生被揭露替客人打“水货针”后,曾急忙向某药业公司的董事汇报兼“备案”,「水货针」来源秘密,正一层层被剥开。(去香港接种的可能是水货疫苗?黑心诊所“专坑内地客”应依法严惩)

 资料图

大公报记者向多名曾到访涉事诊所接种HPV疫苗的内地客了解,多名游客声称该诊所职员注射疫苗前,有展示疫苗包装盒,印有繁体中文及英文字样,而当客人要求领取包装盒时均被拒绝。记者陪同其中一名内地游客到诊所注射疫苗,就再次目击涉事L姓医生为客人注射“水货疫苗”。

一名前来接种的游客表示,“我特意从内地通过中介来打九价HPV疫苗,因为对香港的医疗监管比较有信心,即使疫苗收费相较内地更高昂,仍会选择来香港接种。”

大公报记者在4月1日到诊所观察,并向其中一名内地客人张小姐(化名)了解。她向大公报记者表示,这家位于旺角太子道西某办公大楼的诊所十分奇怪,接种前不需要体检,只要求她签署免责协议书。记者向张小姐透露,曾接获多宗投诉,指明诊所使用的疑似非香港注册九价HPV疫苗,张小姐目瞪口呆,表示难以置信。

而在取得张小姐同意后,记者跟随她进入诊症室,直击该诊所一名L医生为客人接种全过程。在进行接种时,L医生先从药柜取出一盒印有美国默沙东药厂“加卫苗9”的九价HPV疫苗针剂,在医生台的遮掩下,他再拿出暗藏的的“水货疫苗”包装胶盒,并以“闪电手”迅速撕走包装胶套丢进垃圾桶,过程不到五秒。

这款“水货疫苗”并没有印上正品美国默沙东药厂“MSD字样”的公司注册标志。接种过后,张小姐要求取走注射的针盒,L医生一口拒绝,并称“这些针盒不可以带走的”,更催促张小姐尽快离开。

据观察,这家诊所行事神秘,办公大楼门口没有任何门牌指示,反而用另家一医美中心作为掩护。而L医生平日处事亦十分小心,只会为内地人接种疫苗,不接受香港市民上门,客人要注射疫苗,只能通过诊所合作的中介预约。客人进入诊症室前,职员首先必须查验内地游客身份,有内地身份证者才允许进入。而在收取诊金时,诊所只接受现金,或中介先收费,谢绝客人以信用卡等可追查消费纪录的方式付款,尽管如此,该诊所依旧生意兴隆,一天的销售额估计可高达二十万元。

而在记者曝光后,该诊所的保安变得更加严密,只许接种疫苗的客人单独进入,陪同人士均被拒门外。诊所门口贴有告示,写着“由于近日流行麻疹等空气及飞沫传染病,为减低疾病传播风险,所有到本诊所接受疫苗人士,除接受注射之本人外,其他人或家属请勿进入及逗留本诊所。”

而在《大公报》独家获得的片段中,L医生先前被客人识破使用“水货HPV疫苗”后,曾急忙致电一名男子商量对策。L医生在电话中,如下属般向该男子“汇报”称,“我要同你汇报一声,客人一行七、八个人,声称已经投诉到默沙东(药厂),她们还一定要看到原本打针的药盒,还要求赔偿,否则就会向医委会投诉。”

大公报记者称,经过多番追查,相信该名与L医生对谈的男子是一间药业公司的董事,过去曾获社区服务奖状,在多个大型社会议题上也十分活跃。

5月17日中午,香港民建联立法会卫生事务发言人蒋丽芸和立法会议员葛珮帆,在香港立法会大楼二楼召开记者会,公布香港水货九价HPV疫苗事件调查最新进展。

在记者会上,蒋丽芸、葛珮帆表示,昨日约见了卫生署官员,了解水货疫苗调查进度,官员指出至今怀疑提供涉及水货疫苗的诊所约有二十间,正展开调查。

目前卫生署还未搜查到未经注册的疫苗。但是部分诊所引入疫苗量与服务客户的疫苗接种数量不成正比,怀疑有水货疫苗存在的可能。

他们表示,这次水货疫苗事件给香港医疗界带来了不良影响,在媒体报道后,卫生署非常重视并及时跟进,但是卫生署对已经完成九价HPV疫苗的接种、但是怀疑为水货疫苗的接种者,并不承担经济赔偿的责任。

已接到500宗投诉,有诊所接种时医生未在场

5月16日中午,澎湃新闻致电香港民建联立法会卫生事务发言人人蒋丽芸和立法会议员葛珮帆办公室,获悉他们将于16日下午与香港卫生署,就内地顾客赴港接种疑似水货九价HPV疫苗事件开会沟通协商。

16日稍晚,蒋丽芸助理卢先生以邮件形式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将在5月17日记者会上公开与卫生署官员会面的情况。

在17日召开的记者会上,蒋丽芸和葛珮帆表示,目前共接到了500宗与疑似接种水货九价HPV疫苗相关投诉,过半投诉者称有身体不良反应。其中有几十位接种者表示接种后,注射疫苗的地方出现红肿、疹子或者硬块。

该500宗疑似接种水货九价HPV疫苗相关的投诉,涉及到20家诊所或医疗中心。但是诊所或医疗中心名单未在记者会上公布。

蒋丽芸在记者会上表示,针对投诉中提到的诊所或者医疗中心,香港卫生署进行了调查,目前仍在调查过程当中,详细情况暂时不便对外透露。同时,蒋丽芸指出,目前卫生署还未搜查到未经注册的疫苗。“现在主要是搜查源头,跟进中间环节有无违法。”蒋丽芸说。

蒋丽芸指出,卫生署调查发现,部分诊所或医疗中心存在医生未在场,直接由接种人员为内地顾客接种疫苗的现象。蒋丽芸说,按照香港当地规定,医生可以不直接(给接种者)注射疫苗,但要在现场监督。

香港卫生署5月5日在回复澎湃新闻的邮件中也指出,“HPV疫苗属于处方药物,须由医生处方……市民如欲接种HPV疫苗,必须征询医生意见及由专业医护人员进行接种。”

葛珮帆表示,卫生署调查发现部分诊所有足够的疫苗储存设备,但是引入疫苗量与服务客户的疫苗接种数量不成正比,怀疑有水货疫苗存在的可能。对于接种者有没有办法去商讨赔偿,葛珮帆说,“卫生署说没办法负责。”

疑有机构铤而走险非法获利

葛珮帆在记者会上表示,向他们投诉的内地女性多数是通过微信预约服务之后再赴港接种疫苗,这类中介“在不同的微信群里发出信息,招揽生意,经他们登记就声称能保证打到HPV疫苗”。

葛珮帆怀疑,吸引内地女性赴港接种HPV疫苗的中介机构可能是“有组织的运作,有集团式经营”。在疫苗接种费用方面,葛珮帆指出,香港当地人接种九价HPV疫苗只需要3000多港币(约合人民币2640元),但是内地游客赴港接种九价HPV疫苗需要花费7000至9000元人民币,甚至更多费用。

“在这么高的利润下面不排除有些人会铤而走险,将原本卖到其它地方的疫苗卖到香港,从而获取更高利润。”葛珮帆说。

蒋丽芸提到,香港卫生署表示,接种者如果怀疑接种的疫苗来源不明或者有问题,可以向卫生署提供资料。

“厂商也会有新货(疫苗)运来香港投入市场。”蒋丽芸说。

蒋丽芸指出,香港卫生署呼吁,如果医生见到有人兜售不法疫苗,要及时向卫生署举报,并且提供相关资料。

葛珮帆在记者会上表示,只有香港卫生署和海关一起加强巡查严厉执行法规才能做好把关,她认为香港消费者委员会应该介入事件调查,“并呼吁医生不要给接种者打水货疫苗”。

水货疫苗事件对香港医疗造成不良影响,将加强监管

蒋丽芸表示,香港卫生署注意到,在香港,类似的医疗中心、体检中心“开到如雨后春笋”,因此立法会已经通过条例专门来监管该类医疗机构。香港卫生署也承诺未来将会形成比较完善的监管秩序。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11月香港通过《私营医疗机构条例草案》,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曾在立法会会议上指出,过去数年私营医疗机构发生多宗医疗事故,亦引起公众对私营医疗机构服务质素的关注。相比起当前只有私家医院和一小部分的诊所受卫生署规管,新规管制度的涵盖范围更为完善和全面。

据中新社报道,陈肇始称,在新规管制度下,有超过2000间私营医疗机构需要向卫生署申请牌照,以及约3000间小型执业诊所须向卫生署申请豁免书。

按照此前香港特区政府公布的规划,将于2019年内开展新条例下私家医院的注册工作。至于日间医疗中心和诊所的注册工作,初步预计分别于2020和2021年内开展。

蒋丽芸提到,过去香港医疗药品监管非常严格,但这次事件无疑给香港医疗界带来不良影响,在媒体报道后,卫生署非常重视此次事情,并且还设立了专线:25722068,欢迎接种者提供与事件相关的线索和资料。

医生铤而走险为客人接种水货疫苗,不但可能被吊销医生执照,更随时触犯刑事罪行,变成阶下囚。卫生署发言人强调,本港目前只有一种已注册的九价子宫颈癌疫苗─“加卫苗Gardasil 9”,其注册证明书持有人为美国默沙东药厂有限公司。非法销售未经注册药剂制品属刑事罪行,最高可处罚款10万元及监禁两年。

另根据《进出口条例》规定,从香港境外进口药剂制品的人士,必须事先申领由工业贸易署署长授权卫生署所签发的进口许可证。任何违反这规定的人士,可被罚款50万元及监禁两年。凡符合《药剂业及毒药条例》有关“药剂制品”定义的产品,必须在该条例的要求下,符合安全、效能和质素方面的规定,并获得香港药剂业及毒药管理局注册后方可在香港销售。

正货水货,药厂教辨真假

九价HPV疫苗难分真与假,市民到底可以如何分辨?美国默沙东药厂发言人指出,九价HPV疫苗属其公司开发及生产的药品,目前供应香港的九价HPV疫苗只有一款包装。计划接种疫苗的人士,事先应向医生或诊所职员查询与疫苗相关的资讯,包括药盒资料,以确保所接种之针剂,为香港注册的九价HPV预防疫苗;市民如有怀疑,可向卫生署或海关查询。

失去温度监控容易变质,随时失效引发副作用

香港闹九价HPV疫苗荒,然而却有专做内地人生意的诊所,针药供应“源源不绝”,来历可疑。“水货”九价HPV疫苗流入香港问题,引起市民关注。有药剂师警告,水货疫苗在运输及储存过程有机会出现变质,胡乱接种,有机会构成健康安全风险。

香港药学服务基金管理委员会成员苏耀华指出,由药厂正式入口的疫苗,整个运送过程会有严格温度监控,在分发给分销商前,疫苗的六角形冷藏箱会有温度监测器,以确保温度稳定。

“水货进口的疫苗,运输同储存过程都无保证。一般九价HPV疫苗,只要在超过摄氏8度环境下超过一小时,疫苗即会变质并失效。”

苏耀华表示,客人接种水货疫苗,不但损失金钱,花费高昂费用“白打三针”,而且更重要的是,误以为自己有疫苗保护,“最大的问题是,未经卫生署注册的疫苗,乱打随时引起严重副作用,真的‘害死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汇美优普-热门搜索话题榜 » 水货疫苗专坑内地人 香港部分诊所疫苗引入量和接种量不符 香港九价HPV水货疫苗事件调查取得新进展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