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湿气重怎么办,湿气重的症状图片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如果问中国人一年读多少本书,得出来的数字对比全球,可能排不上什么名次。可要问中国人买了多少Kindle,结果却恰恰相反——数据显示,从16年底开始中国就成了Kindle的第一大市场,到今年Kindle已经在中国累积销售了数百万台。

但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不是Kindle在中国的销售奇迹,而是当人们疯狂为知识买单时,顺带“拯救”起来的墨水屏技术。

那块迷人的屏幕,究竟是怎么来的?

相信Kindle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那块与众不同的屏幕了。和它比起来,手机上的OLED像个闪瞎眼的“妖艳贱货”,而文曲星上黑白LCD屏幕又土气的像上个世纪的产品。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不过真正来自上个世纪的,却是Kindle的墨水屏技术。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发明了复印技术的美国施乐公司开始尝试研发一种名为“电子纸”的技术,希望生产出一种像纸一样轻薄柔软、可擦可写的显示器。可研究进行的并不顺利,电子纸的易用程度、生产造价都很不理想,施乐公司也就搁置了这项研究。

到90年代,摩托罗拉、朗讯以及一些风投公司联合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重启了对于电子纸的研究。对正负两极的电荷进行染色、再通过对电极的施压让不同颜色的电荷进行移动,最终就形成了屏幕上的图案和文字。如果要进行更换,就让所有电荷“归零”,然后再重新形成图案和文字。所以Kindle的屏幕在翻页时常常给人一种“闪动”的感觉。

这种技术就是沿用至今的E-Ink,后来也出现了Sipix等等技术,原理都大致和E-Ink类似。

可话说回来,E-Ink技术和当初施乐公司所想象的轻薄柔软、可擦可写差的还是挺远的。E-Ink最大的优点是省电——染色电荷在形成图案时是不耗费能源的,只有在变换位置时才会消耗电力。这在电池能源技术并不发达的2000年初,的确是一个难得的优点。

重金研发却成鸡肋?亚马逊实力挽尊

不过在E-Ink发明出来之后,这项技术到底有什么用却成了难题。

一开始摩托罗亚将E-Ink用作了手机屏幕,可对于用户来说,他们很难感受到E-Ink屏幕和普通黑白LCD屏幕有什么区别,尤其在功能机时代,耗电量、待机时间等等本身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后来又有一些厂商将E-Ink的墨水屏用在了户外广告屏幕上,可是对于广告来说,黑白屏幕的表现力远不如彩色的印刷制品。何况在2000年左右,各种彩色的、点阵式的LED屏幕也已经陆续面世,与这些花里胡哨的屏幕相比,墨水屏广告看起来非常无聊。

IBM还曾设想推出基于E-Ink墨水屏的电子报纸,可在2000年初移动互联网并不普及时,电子报纸的内容来源又成为了一个大问题。没等电子报纸普及,PC的普及就让纸媒逐渐走向没落了。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理想状态下的电子报纸)

可以说在遇到Kindle,以及类似的电纸书产品之前,墨水屏都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

而电纸书,尤其是亚马逊的Kindle,几乎是墨水屏的最佳应用途径。

首先电纸书向用户提供的是深度阅读,每一屏的信息量更大,用户不会频繁和屏幕进行翻页、点击、触摸方面的交互,墨水屏也就不用那么频繁的改变内容,将省电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另一方面,和手机阅读、平板阅读相比起来,电纸书主打的是和纸质书接近的阅读体验,这时墨水屏靠环境光反射的非主动发光方式显然更有优势。

同时亚马逊丰富的内容资源和广告盈利生态,也让Kindle这款产品有着非同一般的市场表现能力,进而彻底拯救了尴尬的墨水屏。

科技行业的资源诅咒:墨水屏龙头企业为什么没能带个好头

但对于墨水屏技术来说,Kindle的热卖是一种救赎,同时也是一种诅咒。

经济学上的资源诅咒一样,对于某种相对丰富资源的过分依赖,最终会导致对其他机会和未来发展的忽视,最终影响经济增长。

Kindle给予墨水屏的诅咒,要从元太科技这家来自台湾的厂商说起。

90年代开始,元太科技只是一家造纸厂分立出的面板厂商,后来在2005年,元太科技开始通过对荷兰飞利浦墨水屏业务的收购进入这一产业,为Sony代工电纸书产品。后来亚马逊看上了电纸书产品,当时量产能力最强的元太科技自然成为了屏幕代工首选。

随着Kindle和一系列电纸书产品的热卖,元太科技在2009年作出了一件惊人的事——收购了上游技术企业E-Ink。这家聚集了MIT技术能力,在2000年就拿到了3900万美金融资的企业,最终的结局居然是卖身给了岛屿上的代工厂。

随后元太科技又收购了另一家墨水屏技术企业Sipix,以及一系列拥有墨水屏生产能力的小厂商,在这一市场中几乎形成了绝对垄断的趋势。

元太科技一方面对墨水屏技术和产能进行了垄断,另一方面自己的对墨水屏产品化的能力却有限,仍然停留在代工生产范畴中。从2007年到如今,基本不是代工生产电纸书,就是代工生产电子价签。

其实从技术能力上来讲,目前墨水屏已经能实现全彩显示,但仿佛元太科技自身并不打算把相关产品推向市场,而是在等待3C厂商向他们下订单。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具体来说,墨水屏行业从技术研发到产能的垄断,对这一品类形成以下的影响:

成本居高不下

如果一个行业缺少竞争,最直接的结果就会体现在价格上。举例来讲,元太科技官网上对墨水屏明码标价,一块4.7英寸的黑白屏幕售价高达149美元。阿里巴巴上那些不知名代工厂生产的电子价签一块的价格也在30元-300元之间。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当然相信厂商批量购买时,价格还会降低很多。但相比之下,LCD或者LED屏幕供应商丰富,价格非常低廉,还支持定制。优势要比墨水屏大多了。

 产品创新上的乏力

如同上文所说的一样,元太科技自身作为垄断者,并不擅长,或是没有兴趣研发消费产品。而高昂的价格,又会将那些小批量试水的创新产品拒之门外。例如曾经有一个众筹项目,是带有墨水屏的iPhone手机壳,墨水屏可以显示时间、阅读电子书等等。结果因为成本、配适等等多种问题,如今这家众筹成功的厂商已经倒闭了。

虽然目前小米、索尼这些厂商也在尝试利用墨水屏推出闹钟、电子手表等等产品,但一两家大厂的创新能力终究是有限的。

B端市场推广进程的缓慢

在去年的MWCS大会上,元太科技曾经展示了一系列墨水屏大广告屏、墨水屏公交站牌等等产品,这些产品的设计理念都很好。唯一的问题是,想要卖出去,需要打入不同领域的B端市场。可从2007到2018年,十年之后元太科技服务的最主要的两家厂商仍然是亚马逊和索尼。很难让人相信他们有足够的B端市场拓展能力。

制造业转型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是,何况受代工思维局限是大多数台湾企业会遇到的问题。墨水屏想要更多的替代传统信息展示媒介,恐怕没那么容易。

解开诅咒,墨水屏还有很多可能

不过我们无需对墨水屏的未来那么悲观,从技术、市场业态和需求来看,墨水屏还是一项有非常有前景的产业。

从技术角度看,墨水屏的技术能力一直在进步,在保留了省电的优势下,E-Ink已经研发出了更大、更轻薄、可书写的彩色墨水屏,相比其他材质,墨水屏的优势开始越来越明显。

而在市场业态上,元太科技对于墨水屏技术的垄断也在被逐渐打破。今年有媒体报道,由国家千人计划专家主创的广州奥翼已经推出了彩色显示的墨水屏,利用石墨烯技术绕开了元太的专利限制。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在需求方面,随着物联网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传感器开始采集信息,云端进行决策,也就需要更多可以灵活展示的媒介。尤其是城市中的物联网布局,显示拥挤程度和时间的公交站牌、随着交通拥挤程度变化的道路标识、智能调控价格的停车场显示牌……都可以应用上能耗极低的墨水屏。同时墨水屏的表现能力越来越强,加上柔性、可折叠的优点,也让它逐步进军手机行业。俄罗斯手机厂商YOTA的拳头产品,就有拥有一面墨水屏的双屏手机。

总而言之,“受了诅咒”的墨水屏还很年轻,属于它的道路还很长。

【来源:钛媒体              作者:脑极体 

湿气重怎么办,湿气重的症状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汇美优普-热门搜索话题榜 »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湿气重怎么办,湿气重的症状图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