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十大话题榜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企业复工百态:5个故事和2个关键词(原创)

复工首周,各行各业情况如何?发生了哪些事情让人印象深刻,本文作者对此举行了整理总结,与大家分享。

在新冠疫情的防控当头,只管全国上下陆续迎来复工潮,但由于封城、封路、封小区的普遍执行以及对员工聚集感染的忌惮,线上远程办公成为一些企业不得不接受的选择。

这带来许多问题。协同软件的瓦解只是一方面,除此之外,员工私人时间与事情时间的界线被模糊,一些人24小时待命,从996变007。而企业治理者因为无法看到员工在做什么,又发生了新的信任危机。

这里有五小我私家的复工故事。

同样需要做实验,但高校科研民工和国企员工面临着差别处境;尚未拿到复工证明的房地产企业,筹谋部门还能推进事情;愁云昏暗的线下演出行业,复工后反而变得越发忙碌;被认为迎来意外风口的线上教育,员工的频繁加班是否真的对应行业的繁荣?

01

1月23日前后,线下演出行业陆续公布延期/取消演出的通告,同时见告观众退票流程。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抽样观察数据显示,2020年1月-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凌驾20亿元。

损失是逐渐加重的。

王利发所在的戏剧行业,业内第一批通告如今看来相对「乐观」,取消演出的波及规模基本只到2月中旬。但随着疫情在全国规模内的伸张,一些3月中旬的演出也被取消,甚至另有演出商取消4月份的演出,一些延期的演出选择先退票,后续开票再做宣传,因为谁也不知道延期会延多久。

春节后第一周的复工理应迎来全面萧条,摸鱼或许是常态,但王利发有所在的部门却陷入忙碌——忙着处置惩罚退票事宜。外行看来只是「原渠道退款」一句话的事,但实际操作起来并没有那么简朴。

以往引以为豪的多渠道售票成为了问题的泉源,除了自营渠道如微店、官网、淘宝之外,王利发的向导们在正式复工前就在跟各个售票渠道相同商讨,最终决议谁卖票谁卖力退款,幸亏每个渠道都有各自划分出来的票版。

同时,由于涉及到票务转卖,购票人申请退票与实际持票人申请退票,又是两种方式。此外,另有溢价购置可能发生的纠纷问题。

为制止交织熏染,王利发所在的部门要求员工分批上班,一些人在公司,一些人在家里远程,但面临如此庞大琐碎的情况,无法面临面交流无形中增加不少相同成本。

根据操作流程,部门需要先将购票订单与退票申请一一对应,然后通过人工用打电话的方式核实身份、购票方式、票面信息、付款账号等,好比支付宝转账退款就需要对方的真实姓名,接下来才是走财政流程。

上一次泛起如此大规模的退票,还要追溯到2003年的非典时期,可情况今是昨非。

王利发解释说,「一是部门没有人有履历,或者其时并不卖力这方面的业务,二是2003年的退票方式相对单一,所有人在疫情事后持纸质票退款就好。如今涉及多渠道和多种付款方式(信用卡、借记卡、支付宝、现金等),情况就变得异常庞大。」

无论是餐饮还是旅游,在疫情事后都市迎来一定水平的「赔偿性消费」,但线下演出其实不会有「扩大再生产」的时机。演员的时间、档期是牢固的,园地排期往往排满,一些热门剧场甚至已经把项目排到一两年后。

对于海内已经立项的剧组来说,到场演员越多的组越难重新攒起来,而于流程规范、档期全满的国际巡演项目来说,取消一站演出,后续也不太会有空余的档期举行弥补,同时外洋团队对康健宁静会越发兢兢业业。

受到影响的不仅是3月、4月或者说整体上半年的演出项目。出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许多人都不敢买即将开票,或是现在没有受到影响的下半年剧目。观众的挂念许多,能否如期开票是个问题,购置后会不会又要延期或者取消,如果正常上演自己敢去看吗?

在正常复工的第一周,王利发的部门,没有人有时间思量下半年演出项目的销售。

02

2月3日,北京不少企业已经开始云办工,吴星纬的一些同事在1月底就陆续回到北京,在家办公。吴星纬没能实时返回,只能在老家远程办公。

疫情当下,线下教培机构不得不将业务转到线上,许多机构都有种措手不及的感受,而原本就有线上线下两块业务的平台,一方面在把线下付费课程转移到线上,另一方面则把原本付费的旧课程设置为免费,一些新课程也免费推出,只管计划阶段它们是付费的。

一些推出免费课程的教育机构

作为公司在线教育的一员,吴星纬在春节期间就在做一些零星事情。正式复工以后,他们被要求用钉钉在9:30之前外勤打卡上班,晚上18:30之后打卡下班。

实际上,吴星纬连简朴聊一聊的时间都是硬挤出来的。错过晚饭前的20分钟空闲,下次跟他取得联系就要等到晚上9:00以后。不外,这种忙碌对于于吴星纬是一种常态,并非疫情所致。

在线教育总体迎来庞大流量,详细却还要再看细分领域,这次疫情下,K12业务是主要受益方,但带宽用度、课程内容、课程体验等多个环节都面临着庞大磨练。

吴星纬所在的组卖力出国留学课程的设计和上线,一切都算通例。这跟其特殊性有关,好比出国留学一对一课程,线上的性价比就远高于线下。当线上自己是主要选择时,当下流量的增长就并不显着。

吴星纬的忙与不忙,取决于项目,时间不定。在线教育的员工流动率很高,只管部门一直在招人,但也同时在走人,像一个同时进水和放水的水池,他这两天看到一位同事的钉钉状态写着「去职交接中」,就知道又有人要走了。

如果只论事情内容,吴星纬完全可以远程办公,但因为卖力课程反馈,涉及与其他部门的相同,远程事情确实降低了效率,他无法以「现场监工」的方式敦促技术解决需求。

但该开的会一个都没有少,时间也并没有缩短。

03

在各行各业的复工复学计划中,学校往往是最守旧的。

没有任何学校能够负担得起学生聚集下的庞大风险和舆论压力。一些省市推迟到2月下旬,同时表现还要「视情况而定」,有个体省市直接推迟到3月。

中小学校基本选择将教学转向线上作为过渡方式,教育部希望「停课不停学」不要增加师生肩负,但详细实施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对于高校来说,面临面授课效果都难保证,更况且线上课程,但哪怕是水土不平也影响相对有限。一是有足够长的暑假可以努力弥补,二是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升学压力,三是「教学」并非高校唯一的焦点,尤其是研究生阶段。

作为一名即将在今年6月结业的理工科研究生,田宁幸亏已经做完了实验。

除夕前后,田宁所在高校的行政给所有老师以群消息和邮件的方式通知,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学生提前报到。

险些所有老板——理工科学生经常称自己的导师为「老板」,都很是默契地无视了行政的通知,被再三敦促后,老板们才给学生转达了注意宁静,少出门、做好防护的通知。

跟一些同学私下交流后,田宁发现,没有老板明确说出「不要提前返校」。直到一天后学校公布正式通知,见告所有学生都不得提前返校,一些老板才不情不愿地转发了学校的通知了事。根据老例,研究生通常会提前半个月返校。

在田宁看来,绝大多数人其实并不会因为这一个月无法返校而延毕。但当老板们不兴奋,认为自己失去一个月免费劳动力时,就会有人受到影响,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

田宁解释说,「结业分两个大块,即和结业论文、答辩有关的结业证,与学位有关的学位证,学位一般都是修学分,可是许多学科会有一个在期刊上揭晓文章的要求。」

理工科学生通常卖力实验内容,挂第一作者,导师卖力把关,挂通讯作者,大多数情况是学生写完老师改,然后投稿。

疫情主要影响的就是实验这个环节。

首先,文章没投递之前,导师会提一些意见让学生修改,如果涉及到补实验,会被延误。其次,审稿人的意见回来之后,往往也需要补实验,所以也会被延误。而投稿一般从投到、修改到返回正式吸收,顺利的话要1-2个月,部门期刊效率低,周期可能要半年。

结业论文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所以许多高校都很人性化地延迟了提交时间。客观来说,推迟流程并不意味着会影响结业,田宁强调,这里有个「可是」。

对于博士来说,结业答辩的时间往往是提前的,学位一年四个时间节点,3月、6月、9月、12月,如果要申请6月份的学位,3月份就要提交论文,然后盲审,或许4月会有效果。

通过组织答辩,6月份拿结业证、学位证,预留的时间还是比力充实,「可是」就在这里泛起,「许多导师就可以以此(疫情)为理由,去延毕学生,或者强行多留学生在学校几个月到半年。」

也就是说,法式可以正义,但不行控的最大因素在于导师。

好比北大最近公布了33条问答,也对实验问题提供相识决方案

04

同样需要做实验,国企员工陈优乐也陷入了逆境。

只管家乡并非重点疫区,但由于封城、封路以及高铁停运30%带来的运力难题,陈优乐在2月2日只能买到2月9日返回上海的车票。

向导最开始对于「最早9日返回」这件事并不开心,因为返回上海还需要在家隔离几天才气去公司办公。但很快,陈优乐的「最早」又被意外延迟。

这家国企为员工提供公寓,但却畏惧担责,因此见告外地员工返回后无法入住。公司行政试图联系旅店,但一时没有正式结论,陈优乐不敢贸然行动,只能选择留在家里。

正式复工后,公司发放了内网VPN,但这对于需要硬件支持的陈优乐所在的组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

越邻近正式复工,陈优乐收到的通知越来越多,但往往是朝令夕改。好比公司先是要求每组1/3以上的人进公司上班,一天后这个数字就酿成了1人,而且这位值班员工必须得开车上班,不能乘坐任何交通工具。

2月10日,上班第一天,陈优乐收到了一张到岗同事发来的照片。公司食堂被改成科场上单人单桌的容貌,也基础不需要分时段用餐——以往能从窗口排到门口的队伍消失不见,放眼望去只有3小我私家在用饭。

2月12日,陈优乐返回上海,住进了公司统一摆设的旅店,自行隔离14天,陈优乐开顽笑说,「这是在给旅店送温暖,他们现在预计都没有生意。」

并非所有公司都有这样的「大手笔」。

刘彦婷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大本营位于杭州。在全国飘红的疫情国界中,浙江则是重点疫区。

公司要求员工返回,但员工想回也没有那么容易。

2月6日,刘彦婷收到公司通知,要求10号返回杭州,在家办公一周到两周,再视情况而定。

其实刘彦婷所在的筹谋部门,主要事情就是写PPT,疫情的唯一影响只是不能去线下调研而已,其他都还好,尤其是春节期间又接了一单。

刘彦婷租房所在社区告诉她,不要返回杭州,如果一定要回去,必须要有政府审批通过的复工证明,同时需要配合接受居家隔离14天的划定。在此期间,房门上锁,物业帮助递送外卖、蔬菜等生活用品。

询问hr后,刘彦婷得知10号之前肯定拿不到复工证明。

公然文件显示,企业想要获得一张复工证明,并非易事。停止到2月8日晚上12:00,杭州市共有29814家企业提出申请,最终批准数为162家,这个比率只有0.54%。

凭据《杭州市企业复工疫情防控导则》,服务业企业中的房地产相关企业在2月20日起,到达防控条件后才气复工。

2月10日,复工第一天,刘彦婷开了一个视频集会——所有人包罗向导在内都没有打开摄像头。

这个集会一共开了快要一个小时半,但刘彦婷说,已经比过往的集会短了许多——这也许是在家办工最意外的收获。

作者:Cici,编辑:吴怼怼

本文由 @咸鱼鱼原创公布于今日看点。未经许可,克制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赞 0 打赏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汇美优普-热门搜索话题榜 » 企业复工百态:5个故事和2个关键词(原创)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四

06/04

企业复工百态:5个故事和2个关键词(原创)

复工首周,各行各业情况如何?发生了哪些事情让人印象深刻,本文作者对此举行了整理总结,与大家分享。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