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现实版樊胜美家属获赔16万 我女儿只值6万吗?在你眼里只有钱吗?

记得《欢乐颂》里的樊胜美说了样的一句话:“作为一个30岁的女人,没有一分钱存款,哥哥结婚的房子首付是我出的,还贷也是我,连生孩子的钱都是我出的”。被父母逼着为哥哥“埋单”的樊胜美,为了帮家人四处劳碌,活成了家人的赚钱工具。而现实有时候比电视还离谱,就像近日上了热搜的“现实版樊胜美”洛洛一样,她的生前死后,更令人咋舌和震惊。

 96年出生的洛洛在杭州工作三年,2019年10月,心情不好与男友发生争吵,后来前往钱塘江散心,意外遭遇涨潮死亡。事后公司出于人道主义向家属补偿了6万元,但三天后家属却突然撕毁协议,要索赔41万元,理由是洛洛的弟弟要买房。

在公司与家属的调解会上,洛洛母亲妆容精致地向公司老板发飙:我女儿只值6万吗。因此,该公司老总和同事去调查了这位洛洛过去的社交网站,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根据女孩自己的微博,每发一次工资,她父亲就会问她要钱,都是一到两万地要钱,如果不是10000只有7000也要钱;而母亲则是要求洛洛给家里买东西。洛洛用的手机是母亲淘汰下来的旧手机,而洛洛母亲的手机必须用新款。

  随后企业老板更是曝料:而其父母在洛洛意外死亡后,要求企业赔偿41万元,竟是为儿子攒首付买房,更是引来网友对父母洛洛的谴责。

而且面对女儿的微博控告,洛洛父亲却为了证明自己培养了洛洛,称“三岁就让她独立”,幼儿园、小学都是让她自己去上学。看着女儿的微博和聊天记录,父母还是矢口否认家人给女儿带来了压力,坚持他们对女儿的心理状况不清楚,只知道女儿每月挣1万多元,并强调是“工作压力大造成了女儿情绪的波动”。

  结果公司调出了洛洛事故前三个月的考勤表,显示洛洛的工作强度并没有超出劳动法的规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提出要求赔偿的理由时,洛洛的父母却还是一言不发,一直强调要培养女儿到24岁就花大把的钱,而且女儿三年来在公司创造了很多价值。当知道自己一方走司法途径也处于不利地位后,洛洛家人商量还是坚持要求公司先赔偿6万元,再赔偿25万元。

此事曝光后,谴责洛洛父母的声音成为主流,网友们都潜洛洛不值得。

根据老板的回应,公司方面与洛洛家属达成和解,赔偿了洛洛家属16万元。对于这一点,很多网友认为公司方不应该向这样的人低头,要走法律的路。

这个事件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这个节目以及洛洛生前微博上透露出来的洛洛家长对女儿施加压力,不断剥削,在洛洛死后还以此为筹码向所在的公司讨价还价来索取赔偿,这样的行为令网友深感愤怒。

  有网友指出,在调解现场可以看到,洛洛妈妈化着精致的妆容,连那伤心的表情都装得很假,个个满嘴铜臭味,似乎早就把洛洛的死抛向天际了,好象金钱能抹去他们的悲伤一样。

这起悲剧,让人五味杂陈。洛洛是不是又一个可怜的樊胜美?标签易贴,心结难解,一时间让人无语凝噎。

媒体呈现的内容看,洛洛过得确实不开心,她缺爱,她无助,她过得很苦,长期处于心灵的挣扎之中,一腔怨愤只能诉诸无人倾听的社交平台。而同时,她父母跟她交流不多,精神上的帮扶不多,物质上的“索取”不少。

死者长已矣。洛洛父母已陷入绵绵悲痛和无尽自责之中,对于围观者来说,无需再对他们进行道德上的批判,因为他们已经受到“惩罚”。

反刍此事,当有三个维度。

一个是,家长要关心孩子飞得高不高,更要关心孩子飞得累不累。

为人父母,哪有不希望孩子出人头地?但是,与其关注孩子收入有多高,不如关注孩子开心不开心,多倾听,善于捕捉孩子的情绪变化,才能帮助他们走出人生的滩涂,渡过精神危机。

再一个是,家长要多向孩子示爱,少向孩子索取。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尤其身处大城市,很多年轻人表面风光、背后沧桑,他们太难了。当父母的,一味向孩子索取,只会加重孩子的生存苦境,乃至逼他们走上不归路,最终酿成难以挽回的人生苦酒。

最后一个是,家长应一碗水端平,像对待儿子一样对待女儿。

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如果非要认为女生长大后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那无疑身体进入了21世纪,脑袋还停留在封建时代;如果无限“盘剥”女儿以供养儿子,结果只会害了女儿也害了儿子。

有专家寄语广大家长,“要在孩子的精神世界里,去架起一座桥梁,给孩子更多的情感支撑,感知他(她)的感受。”

诚如斯言!走进孩子的世界,孩子获得尊重,才能得享尊严。

面对一些悲剧,我们更需要揽镜自照,多一些反省和反思,要“审判”人性,更要审视内心。

【“#现实版樊胜美#”冲上热搜,人们在愤怒什么?】

现实版樊胜美、洛洛、杭州和事佬同时冲上微博热搜榜,这三个话题指向同一件事:一个年轻女孩之死。在一档叫《杭州和事佬》的节目中,呈现的故事是这样描述的:1996年出生的女孩洛洛在杭州工作三年,疑因遭受家里长期索取,心理压力很大。2019年10月,洛洛心情不好前往钱塘江散心,遇到涨潮意外去世。事后公司对家属补偿了6万元,但几天后其父母索赔三十多万。这件事之所以备受关注,在于节目以及#洛洛的微博#中透露出的疑似父母对洛洛的索取,也在于洛洛父母对公司的索赔,还在于栏目调解过程中表现出的一味求“和”。

如一些网友指出,调解现场可以看到,洛洛母亲化着精致的妆容,洛洛父亲以女儿说自己很忙加班、聊天聊得很少为理,言语间透露了一些漫不经心。从节目看,他们不够关心洛洛生前的身心状况,也不太清楚她在社交媒体上透露过自杀倾向,似乎钱就可以抹去他们的悲伤。

面对洛洛公司老总“要钱给儿子买房”“知道女儿想自杀,为何不带她回去”的质问,以及洛洛朋友举例“她可能只有七千块,她爸爸问她要一万块,她只有七千,她爸爸就说都给我吧”等陈述,家人们没有直接回应,更偏重于洛洛的工作压力,要求公司按照工资标准给予一定比例的“赔偿”。

一个年轻生命意外离世,本是个悲剧,却在节目中成为了交战的筹码,家人的聚焦点,更多是公司赔偿金额的多少,这未免让观者心寒。

其实,洛洛之死距今已经一年多,赔偿问题很久没达成一致。调解现场,栏目组、公司、警方曾多次提及洛洛父母到公司闹,最终不得已以节目调解的方式解决问题。这看似解决了矛盾,洛洛父母不闹了,公司也可以正常工作了,但表面的和谐之下,却暗流涌动。就像公司老总在接受调解期间说,“我现在很不和谐”。

这种不和谐,也已经转移到网友身上。“现实版樊胜美”的话题登上热搜,不少人纷纷表达愤怒。这种愤怒,一是来源于女孩疑似承受的“樊胜美式”的压力,二是其父母亲人在索赔过程中表现出的、对女儿生命的某种不在意。这样的愤怒也转移到了节目本身,作为化解矛盾的一个途径,调解节目花了不少心思,费了很大精力,进行着艰难的调解,但最后的结果在观众看来似乎却是“无辜者退让、贪婪者向前”。

根据各方对前因后果的交代,洛洛是在非工作时间意外去世,从法律上看公司无需承担责任。企业本着道义给予6万元慰问金,这是对生命的怜惜,也是对不幸家庭的同情。而从节目看,其父母却以索取回应善心,以金钱“定价”生命,或许就像洛洛曾发表在微博的一句话,“我倒宁愿花钱买断亲情,从此两不相欠”。在这样的背景下,调解一味求“和”,反而可能会本末倒置,失去基本的价值判断,这也是不少人将怒气反诸节目的原因。

一段时间以来,“谁能闹谁有理”“谁受伤谁有理”等现象不时出现。在情理说不通的时候,就该让法律的归法律,以“摆平”为导向的调解不仅是对公义者的不公平,还会助长嚣张、滋生“碰瓷”,更违背了化解矛盾也应与普法相结合的初衷。

有多少女孩还陷在原生家庭的窠臼里,痛苦而无法自救!

杭漂女孩洛洛的遭遇再次提醒这样的女孩儿们:自私一点吧,小傻瓜们,不要愧疚!

愧疚,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自私,你就获救了!

相比“钱塘江殒命女孩父母索赔款为儿子买房”,知姐顿时觉得樊胜美父母善良多了

大家看看,下图基本是全部的前情提要了:

  樊胜美的父母还知道钱要省着点花,懂得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

  但这次事件的女主人公洛洛,她父母的生活,可谓是高配:

不但要儿子过得好,父母自己也要过得光鲜亮丽。

父亲向女儿一万两万的要,母亲买东西向女儿要,弟弟买东西向姐姐要。

俨然,洛洛就是他们家的摇钱树。

那么,他们是怎么对洛洛的呢!

直到女儿去世,父亲都不知道女儿的电话号码!

当调解员问父母“你们知不知道女儿的住址、公司地址和公司名称”,父母一概不知,但他们知道“女儿的工资是多少”,还知道“女儿的工资是公司最多的”。

  母亲闪烁其词说“我要来看她,但她总说工作忙,压力大,不让我来”,那么大的镜头直对她脸上,那躲闪的表情不要太明显,刚刚铿锵有力的声音现在不要太没底气。

父母只在乎从女儿手里拿到多少钱,却很少关心过她的生活。

正是有这样的父母,从2018年开始,洛洛的情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表面阳光开朗实际上却趋于抑郁。

将社交媒体当做自己抒发情绪的自留地。

  “我胆小懦弱只敢毁灭自己,只敢伤害亲近我的人,连崩溃前都还要假装平静地走出办公室”。

这是一个遇多大的事都会隐忍的女孩,这是一个宁愿自己受伤却不会让别人有一点难堪的女孩。

只有在被父母忽略的环境中长大的女孩才会这样,因为她知道就算她表达自己的脆弱也不会得到安慰,也不会得到父母的重视,甚至有可能会得到父母的嘲笑

所以她从来没学会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和朋友之间的聊天记录

  女儿对母亲发出了“死亡”的怒吼之后,也许家人才开始转变态度,但她已经习惯被他们冷落,迟来的关切已经于事无补!

  毫无疑问,家庭是洛洛失去生命的主要原因。

 然而,洛洛的亲属以为自己可以瞒天过海,将洛洛的死因归在工作强度上,以便向公司索要补偿。

在索要赔偿的过程中,还曾表明让公司再拿二十多万给儿子买房付首付

女儿的死并没有唤醒父母贪婪的心,洛洛要是泉下有知,或许伤心透了吧。

  洛洛亲属在调解会上的神套路被打脸现场

洛洛的父亲和母亲带着洛洛的叔叔、舅舅、姑父一行人登场落座。

他们的分工很明确:

父亲负责打感情牌;

母亲负责在己方没理的时候,以“家属情绪崩溃”的理由来大哭和大闹,转移调解焦点;

“叔叔”就厉害了,不但掌握谈判走向,而且还承担谈判价格的责任。

舅舅和姑父的作用主要是壮胆,补充赔偿问题。

问题一:你们和女儿的关系怎么样

父母答:关系也都好的!

实际上:

  洛洛生前在社交平台上和母亲聊天记录

  她没有感受到父母的关心,却要生活在父母给她根深蒂固的思想牢笼里!

面对父母的“洗脑式”索要,她抗争过,但是失败了,对原生家庭充满了绝望!

问题二:你们亲属知不知道她有自杀倾向,她自杀的原因是什么

父母答:“我们要是知道早就带她去看(医生)了,我们不知道了,她一直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女孩,从三岁开始我就培养她独立,从来不让我们操心,从小学开始基本都是她自己上下学,我们培养她23年……”。

实际上:

  洛洛生前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母亲和弟弟的聊天记录

 自立是真的,但不知道女儿有自杀倾向是假的。

人家老板拿着这张聊天截图质问家属:你们不是说不知道她有自杀倾向吗。

  造成女儿想要自杀的是家属自己,明明知道女儿的死亡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闹着要钱。

公司方质疑家属敲诈勒索,“叔叔”立刻转移焦点指责公司“这样说话太过分,不体谅死者家属丧女之痛”。

好家伙,母亲马上get到“叔叔”的意思,立刻站起来上演“死者家属情绪失控”的戏码,调解人员不得不安抚一番。这招他们在调解的过程中用了很多次哈,屡试不爽。

  说谎话被揭穿后,父亲迫不及待地从公司加班入手。

  人家老板又拿出公司的考勤记录表,统计下来,洛洛一年加班不到五天。根本不是因为劳动强度大导致的。

再次被事实驳回。

这个时候,作为江湖老手的“叔叔”拿出最后一招,“虽然家属也有失职,但有你们公司给得压力太大的原因,她跟她弟弟聊过,说公司要上新项目,工作压力很大”。

老板心里估计一万只C泥马奔过,很不巧的是,公司的新项目在洛洛去世之前还没上,只是提前给洛洛打了招呼而已。

老板躲过一劫有木有,不然估计要被这一家人啃得渣都不剩。

“叔叔”反应也很快,了解到新项目的情况后,相比刚开始的咄咄逼人,语气顿时温柔了下来

将“大手手”扶在脸上再也没放下来,估计后面的话只能靠着这只手,才能支撑自己掩耳盗铃的行为:

“张总说得对,她总说公司对她挺好,我们也是想感谢一下你们……”

  没理由来硬的,就换战术来软的,你不是刚刚还说公司给她压力大嘛,这会儿怎么就“洛洛经常说公司对她好”。

只要钱不要脸面,都是狠人。

  “和事佬”之问题四:听说你们总是向她要钱?

  父母答:“没有,只有一次用了1万块转了一下信用卡,最后马上都还给她了。”

实际上:

  以上一切问题的答案都那么的天衣无缝,行云流水,现场演技满分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女儿将原生家庭的问题全部记录在社交平台上。

  这破坏了他们要钱的大计,不过这样的家庭始终会想办法耗尽女儿身上所有的羊毛的。

一个周密的计划,他们怎么能让它落空呢!

最终在打了各种折扣之后,这个所谓的“叔叔”表示:“就算是父母逼死她,公司也得再拿出25万‘安慰’一下他们”。

天哪,这都是什么神逻辑。

你的错误让别人来补偿,好可爱的大宝宝。

难怪花季一样的女儿最后因为原生家庭走上绝路。

  25万这个数字真的很有意思,起先他们是冲着41万来的,后来被打脸后才做出让步。

调解人员给他们一个底线价格是10万,因为本来人家公司没理由给你们这个钱,最多十万,你们自己把握。

后来在调解人员的千呼万唤中,“叔叔”才报出了25万,儿子房子的首付款也正好是二十多万。

知姐只能呵呵了!

养女还债是父母最大的计谋

很难想象,如果洛洛还活着,面对这样强大的吸血鬼家庭,她未来将面临的是什么:

弟弟的房款肯定是跑不了了;

爸爸妈妈的日常开销是跑不了的;

亲戚等需要面子人情的事,她是跑不了了;

如果将来她的丈夫不够强硬,那么这两口子,以后必定是他们家的长期饭票。

娘家人,美哉美哉!

  很多人难以理解,为什么父母这样对你,你还不和他们割舍呢,你活该!

  但这世间有一种剥削女儿的方式叫做“润物细无声”。

就像你用了二十多年的名字一样,即便是改了名,若干年后再度被别人叫起,你仍然会回头一样。

从你出生的那天起,你的逻辑思维早已被刻上了他们的观念。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渗透你的思想基因

想逃脱,没那么容易。

养女还债是父母最大的计谋,因为父母将女儿的一生都算在里面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推荐: 现实版樊胜美家属获赔16万 我女儿只值6万吗?在你眼里只有钱吗?

记得《欢乐颂》里的樊胜美说了样的一句话:“作为一个30岁的女人,没有一分钱存款,哥哥结婚的房子首付是我出的,还贷也是我,连生孩子的钱都是我出的”。被父母逼着为哥哥“埋单”的樊胜美,为了帮家人四处劳碌,活成了家人的赚钱工具。而现实有时候比电视还离谱,就像近日上了…

赞 0 打赏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汇美优普 » 现实版樊胜美家属获赔16万 我女儿只值6万吗?在你眼里只有钱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日

03/07

现实版樊胜美家属获赔16万 我女儿只值6万吗?在你眼里只有钱吗?

记得《欢乐颂》里的樊胜美说了样的一句话:“作为一个30岁的女人,没有一分钱存款,哥哥结婚的房子首付是我出的,还贷也是我,连生孩子的钱都是我出的”。被父母逼着为哥哥“埋单”的樊胜美,为了帮家人四处劳碌,活成了家人的赚钱工具。而现实有时候比电视还离谱,就像近日上了热搜的“现实版樊胜美”洛洛一样,她的生前死后,更令人咋舌和震惊。 96年出生的洛洛在杭州工作三年,2019年10月,心情不好与男友发生争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