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十大话题榜

考试报名系统被“挤爆”,家长在焦虑什么?

漫画:曹一 
 
“KET、PET出成绩了!”11月15日,有人在亲子群里甩出这句话,立即溅起一片“水花”。
 
“我朋友他儿子,一年级PET通过了。”
 
“这孩子咋学的?”“赶紧取经去”……
 
对于很多家长而言,“考K考P”就像“ZX”“KS”“八少八素”“鸡娃”等其他“养娃黑话”一样,是一个不需要解释的词。

“找两个黄牛”“从北京跑到海南考”
 
“据说报名都是秒光,要拼网速拼反应”,为了考试,家长会想各种办法,包括去外地考试。
 

所谓“KET”“PET”,分别对应剑桥英语通用五级考试第一级和第二级。此外,还有还有众多级别,考试旨在测试全方面的英语能力水平,成绩及格者由英国剑桥大学地方考试委员会统一颁发证书。
 
剑桥英语通用五级考试,每年举行两次,分别在五月至六月、十一月至十二月进行。世界160多个国家中,有3000多个考点,考生可在获批准的剑桥英语考点报考。
 
这几年,家长和辅导机构都感觉,报名越来越难了。
 
五年级学生家长张女士,早早就做了功课。“很多家长说报名都是秒光,要拼网速拼反应”,她对记者说,“我怕抢不到名额,就找了黄牛。怕一个不牢靠,就找了两个。每个黄牛500元。”
 
等到报考那天,她还是不放心,“提前半小时就登录网站等着刷考位,结果网页一打开就卡住了”。由于报考人数太多,电脑系统崩溃了,黄牛也没有抢到。张女士抓住最后一次系统抢漏的机会,终于报上了福建的考位。
 
北京妈妈李晓苏刚好赶在报名的最后一天,给孩子报名12月的KET考试。打开网站后,她发现北京、天津等周边城市早已报满,只有内蒙、甘肃、新疆、西藏、海南还有名额,她干脆就报了海南的考点。
 
李晓苏说,“因为在海南有房子,正好可以回家看看”。
 
那些报上名的妈妈都认为自己很幸运。“当时没信心能报上,”北京某小学生妈妈说,为了报名,她特意去了网吧,家里人用其他电脑同时报。“当时正好网络比较顺畅,一点开就报上了。附近的考点很快也都满了,去天津、河北考试的很多。”

“奥数”之后的又一“现象级考试” 
 
从某考点的报考数据看,PET报考人数5年时间里增长了近10倍。在北京海淀区,剑桥五级考试成为很多学生的“标配” 。

从某考点报考历史数据看,PET报考人数从2014年5月的151人,到2019年4月的1469人,5年时间增长了近10倍。
 
为什么家长们对这一考试趋之若鹜?

“对于小学生来说,这一考试是相对客观的评价体系”,北京市某机构从业人员说,雅思、托福不能考,市面上有的就是三一口语和剑桥五级,而这一考试比较有难度,能体现水平。相对而言,剑桥少儿英语考级就太简单了。三一口语因为北京市12岁以下不能考,所以大家更多都在考剑桥五级。
 
家长存在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在他们自己看来,学校可能会青睐有相应证书的学生,孩子考证可能为小学的履历增添亮点。
 
还有的家长认为,学校的老师属于“一对多”教学,不可能顾及到每一个孩子,而培训机构是小班授课,针对性强,提高成绩见效更快,这也是导致考试培训班的热度不断上涨的重要因素。
 
那么,择校时学校真的会将这一证书作为评判标准吗?张亦晨今年考上了某校“早培班”,她在五年级时通过了PET考试。在问及学校是否将剑桥五级证书作为录取条件时,张亦晨妈妈说,“并不是必要条件,我觉得更多是作为加分项吧。”
 
某从业人士也说,各个学校情况不同,没有明确规定有证书就一定加分。
 
 “军备竞赛”致成绩“通货膨胀”严重 
 
K12,是指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的教育阶段。在这一赛道上跑步的家长们,容易陷入各种信息与比较的焦虑之中。
 
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是:“孩子4岁,英语词汇量只有1500左右,是不是不太够?答:在美国肯定够了,在海淀肯定是不够”。
 
段子虽然调侃,并非完全与现实脱节。KET考试要求的单词量为1500-1800,PET要求的单词量是3500,FCE则是5500。

当然,这也不能代表普遍情况。
 
“超前”的教育进度是如何造成的?一位妈妈说,这其实就是“剧场效应”——前面的人站起来了,大家就都站起来了。
 
一位妈妈说,“有些恐慌是被炒起来的,大家看别人的孩子考了,自己也要考。”
 
不仅是英语,在这场日益激烈的教育“军备竞赛”中,父母对孩子各类成绩的要求也水涨船高。
 
在如此激烈的“标杆竞争”中,考试全维度的比赛。孩子们努力消化吸收的知识中,有多少是他们真正需要的,多少是为了超过别人而不得不加码的压力?

即便严令禁止,能否缓解焦虑?  
 
考试导向未免会偏离语言学习或教育的规律。帮助孩子找到个人发展的原动力、成就各有所长的个体,才是教育工作者们的首要任务。
 
针对义务教育阶段举行的各类选拔、竞赛和培训,教育部门曾多次下达禁令。《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以各类竞赛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
 
2018年2月,教育部发布《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要求面向中小学生的竞赛活动,一律按管理权限进行重新核准。未经重新核准的,不得再组织开展活动,多个杯赛被叫停。
 
2018年9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对竞赛的申报、认定、举办和日常监管作出详细规定。在此基础上,又发布《关于公布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的通知》。
 
禁令之下,“迎春杯”“华杯赛”“学而思杯”等各大奥数杯赛相继被叫停。然而,一些竞赛和培训往往会改头换面,比如迎春杯就曾更名为“数学花园探秘”,或以“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展示活动”的形式等继续进行。

两岁大的孩子,必须上正确的音乐课。三岁的时候,就得请家教,准备迎接幼儿园的入学考与面试。到了四岁,不会游戏的孩子得请游戏顾问,他们不会玩,因为他们有太多“加强班”要上——幼儿园放学后,除了英语课、中文课、小小学习家课、烹饪课,另外还有跳绳课、网球课、声乐课。
 
在这种“环环相扣”的育儿方式中,家长们的焦虑到底该如何缓解?
 
某从业人士说到,竞赛热的问题,不在于竞赛,而在当前的教育环境。总体而言,由于义务教育不均衡,各地存在择校热,以及整个社会存在名校情结,而我国也在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因此,竞赛就变为了择校和升学的工具。要让竞赛回归关注、展示学生兴趣、特长的本质,需要缓解择校热,同时建立更为多元的招生评价体系。
 
另有从业人员说:“学术成绩、素质教育或者额外的语言学习,都不应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帮助孩子找到个人发展的原动力、成就各有所长的个体,才是家长以及教育工作者们的首要任务。”(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在升学的压力和心理期待的双重作用下,不少家长便从孩子的起跑线上下足了功夫。正因为如此,“小学就要掌握大学英语”这类超前超纲的教育才能迅速找到市场。周而复始,这些价格不菲的培训班、一项又一项的“考级”,正成为孩子们新的“负担”。
 
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兴趣爱好才应该是报班的理由。多让孩子体会他们年纪相当的人生,体验不一样的精彩,在培养爱好的同时发掘他们的潜力,提升他们的能力,丰富思想和眼界,这才应该是“报班”的真正意义。

团团有话说
 
在众多机构所营造的无限焦虑下,家长更应该保持冷静,回问自己一句:教育的本质是什么?
 
教育,是为了培养更好的人。
 
在类似于“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你不报班,你的竞争对手会报班”这种宣传效果下,“教育”被狭义的概括为了上名校的坦途、领先同龄人的捷径。而众多家长唯恐孩子落后于同龄人,将更多的竞赛、报班安排进了孩子密密麻麻的日程表。
 
家长焦虑的心理可以理解,在日渐发展的社会中,学历、证书、奖状成为了一个人的标签,也间接决定了未来的发展。但是盲目的让孩子参加竞赛,是否会打压孩子的学习积极性、是否能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孩子是否能接受所学内容…..
 
报班并不是不可以,但是做任何决定的基础,都要基于你的仔细考虑。因材施教,以兴趣为基础,才能让孩子从小养成学习习惯,甚至挖掘出个人潜力。
 
教育,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是一场短跑。
 
《礼记·学记》曾言: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
 
在众多竞赛和辅导班面前,我们应该首先想好,想让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
——张峰瑞(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团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汇美优普-热门搜索话题榜 » 考试报名系统被“挤爆”,家长在焦虑什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